您的位置 首页 动漫新番

原创电视动画推荐《星际牛仔》,非常纯粹的创作产物

其实,这是一部普通又独特的作品。 普通在于,从某种程度上说,《星际牛仔》的各种元素,即便在当年也是比较常见的:太空歌剧,启示录,枪战,机战,动作……独特在于——这个仅有26集正…

其实,这是一部普通又独特的作品。 普通在于,从某种程度上说,《星际牛仔》的各种元素,即便在当年也是比较常见的:太空歌剧,启示录,枪战,机战,动作……独特在于——这个仅有26集正式剧集外加一个剧场版的动画,是一曲饱含着对未来的热烈想象,充盈着对过往的深情回忆的浪漫长歌。 故事简单不复杂,情感丰富不乏味。 主角团队:两男一女一女孩,外加一条狗。
Spike,一个修理机器用脚踹的男人。懒却潇洒,莽却强大。驾驶着一艘名为 SwordFish II的改装竞赛级飞船,拿着一把杰里科941手枪,在宇宙中作为赏金猎人四处奔波。
Jet,主角团队中的管家(不是)。曾经是太阳系刑警,现在是这群奇人怪物的“老妈子”。一只手臂为机械义肢,是担任刑警时留下的旧伤。拿手菜是“没肉丝的青椒肉丝”。
Faye,集赌徒、赏金猎人、罪犯、寻找记忆者于一身的美艳女郎。主角团唯二的地球人,且出生于1994年,是新加坡的富家大小姐。但后来因为太空事故而被冰冻了50多年,且失去了过往的记忆。Edward,主角团唯二的地球人。虽然画的像是个男孩,但实际上是个女孩。拥有天才级别的黑客技术,近乎无敌的消化能力以及能与动物聊天的神级理解力。
Ein,应该是柯基犬吧,可能是主角团里智商最高的生物。是一个科学实验诞生的“数据分析用犬”,甚至会下将棋。借由某些设备,甚至展现出比Edward更为高超的黑客技术。可以说,这是一群看起来就很“乌合之众”的乌合之众。 “乌合之众”的剧情,自然是细碎的:单元剧的形式,几乎是一集一个故事。但《星际牛仔》的重点并不在于故事本身,而是在于“经历了许多故事的,偶然聚到一起的,并且最终必然将要分离的主角团”。
所谓的“星际牛仔”“星际赏金猎人”,其实和中国江湖的侠客,美国西部的牛仔并无区别——只不过胯下的骏马变成了飞船,驰骋的原野变成了星空。而他们的故事,与江湖传说和西部传奇也几乎别无二致,甚至同样老套。 但我依然甘之如饴。 枪林弹雨中的那束玫瑰;略带硝烟味道的那瓶老酒;音质极差却又能勾起回忆的那张唱片;一掷千金却又斤斤计较的风流浪子;嘴仗不停却又依然将后背交给对方的损友……以及——永远无法拥有,但却永远渴望的那份自由。
当然,故事本身也是很精彩的。《星际牛仔》的特点在于,它的想象力相当的热烈,但叙事手法却极为克制。它并不常提出自己的看法,只是让观众自己去思考。比如—— 与心爱的生命中不可缺少的恋人重逢,该去做些什么?
老友曾经背叛过你,而在多年之后的一次合作中,老友选择以死抵偿心中的愧疚,这时该怎么看待这段记忆?
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年轻的样子,却突然看到一封幼时写的留给未来的自己的信,又该是何等的表情呢?
而有些时候,《星际牛仔》也会抛下一切,只是讲述一个有趣的故事。比如—— 开货车的老大妈看着普通,但车里放着震耳欲聋的重金属,且是身手不凡的退休赏金猎人;飞船中突然出现的恐怖生物让船员都染上了怪病,然而其实只是告诉大家要及时清理冰箱里的过期食品;一连串神秘的高楼爆炸案,一个疯狂却又有着哲思的犯罪者,然而大部分的破坏都来自两个极为相似却又互不相认的赏金猎人。

《星际牛仔》表面上是没有《冰菓》那么强的现实引力——虽然说有些制作人员也常常表露出一些自己的特殊玩法,但总体上这还是一部比较架空的作品。不过,这样的作品,依然让我有些感慨——废话,我天天感概。

就我个人的观感来看,《星际牛仔》是一个“非常纯粹的创作产物”——即,一群人只是单纯为了创作而创作出的一个极为纯粹的事物。在这个事物中,你可以看到很多很多元素。这些元素没有先后,没有高低,只是单纯地作为创作物的一部分存在着。在星际牛仔中就表现为——既有美国牛仔式的浪漫戏谑,又有日本武士式的物哀情怀;
既有老式港片的动作风格,也有极具科幻风的太空机战;

既有古老的传承与守望,也有来自新时代的迷惘与探求。你会在《星际牛仔》里看到清朝的红顶子,也能看到伊斯兰的头巾;有被基因改造的男女混合体,也有穿着异性装扮的同性恋者;能听到二次元通用的日语,但也有中文播报的新闻;一些人挥动的是打刀,另一些人却把黑客技术作为武器……总之,在这个创作物中,似乎出现什么元素都不稀奇——因为,它们都是故事的一环,让这个故事更加有趣。

说实话,这样的作品反而是有点变少了。其实原因很简单,这样的作品虽然好看,但却不一定赚钱。因为钱,来自于狂热的粉丝;而狂热的粉丝,就有他们最热爱的口味;有了最需要针对的口味,就会用“元素”来代替“故事”。就比如著名的“名作之壁”——《无线斯特拉托斯》,这就是一个纯粹的元素集合体——有相对精良的机战,有相当漂亮的妹子,有足够龙傲天的主角,有足够庞大的后宫。这样一个以“元素”为主体的作品,自然不会有特别好的故事情节,但是——它能赚钱。 曾经的我会因为这种烂俗作品而大骂特骂,但现在……毕竟,挣钱嘛,不寒碜。毕竟,生活嘛,不容易。 只是,会有一丝丝的失落就是了。

曾经,我遇到过一个女孩。她问过我一个问题:所谓名著,与网络小说有什么区别? 这个问题简单,却也复杂。《三个火枪手》《基督山伯爵》算得上名著,但大仲马的很多作品就是连载在巴黎的报纸上,用来让贵族名流看着解闷——本质上,和网络爽文并没有什么区别。单从《基督山伯爵》来说,也就我个人的看法来说,前面的那几万个句子,其实可能也有人能写出来。但是,以几万个句子作为铺垫的“等待与希望”这五个字却有着别样的力量。

也许,就目前的理解,我会这样回答这个问题——名著作者明白网文作者明白的,更明白网文作者不明白的;名著作者能写网文作者能写的,更能写网文作者不能写的。 当然,我承认名著确实有些没意思。当年读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的时候,真的有种我为啥不花点时间去学习的奇妙感受……并且,陀翁想表达什么,其实我到现在不是很懂。 也许我们可能会很久很久都不理解这种纯粹的创作物的内涵。但是,我们的世界,可能会需要很多很多这种纯粹的创作物。

文章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eejuice.com/1471.html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