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电影评论

《十七岁的单车》剧情评论,每个人都似曾经历的青春

两个稚嫩的少年怀揣着自己的小小愿望,在硕大的北京城里摸爬滚打,踩着单车,踏着现实,遍体鳞伤的走向成熟,慢慢长大。而影片中出现的两个女孩,红琴和潇潇,变成了他们对生活的向往和希望,也正是这两个女孩,潜移…

两个稚嫩的少年怀揣着自己的小小愿望,在硕大的北京城里摸爬滚打,踩着单车,踏着现实,遍体鳞伤的走向成熟,慢慢长大。而影片中出现的两个女孩,红琴和潇潇,变成了他们对生活的向往和希望,也正是这两个女孩,潜移默化中让他们懂得了成长。

红琴对小贵来说是一份渴望不可及的奢侈。在影片的前半段,红琴可以被具象化为两个特殊的符号,高跟鞋和鲜艳的衣裳。透过小贵的多个主观镜头,光鲜亮丽的红琴在楼房的大远景中华隔着一层玻璃若即若离,小贵望着她,就像在望着未来的自己,红琴的妩媚中承载了一份小贵的渴望。

另外,小贵对青红还多了一种来自荷尔蒙的原始冲动。影片中伴随着阵阵清晰的回声,青红踩着高跟鞋的特写镜头让小贵看到了一份女性独有的魅力。正是在性欲和物欲的双重支撑下,小贵才愈发坚定了在北京插根的信念,成为了他找车的动力。

影片的尾声,在一组青红和小贵的长镜头中,青红邋遢的脸和之前若隐若现的精致妆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她的堕落也戳破了小贵的梦,促成了绝望的小贵由顺从到反抗的转变。

另一个女孩潇潇在小坚眼里则变成了一张虚荣的面子。潇潇的第一个镜头由镜头下方窜出头,便多了一分俏皮和可爱。可小坚渴望的,仅仅是一种社会地位的认同,在一个潇潇与小坚的长镜头里,小坚隔着玻璃一次次拒绝了潇潇的善良,他们中间也筑起了一道玻璃般透明的墙。

潇潇终于在尾声处离开了小坚,小坚只能望着她骑着单车逐渐远去的背影。对他来说,这辆单车就是一种资本,有了单车就有女孩,有了单车就有面子。正是单纯的潇潇在他身边的一得一失,才让他最终撕去了假面,在找寻真我中迈向成熟。

成长即舍弃。小贵放下了红琴,小坚放下了潇潇。或许这两个女孩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她们在这个苦涩又青黄不接的年纪,编织着自己的憧憬,也锋利了两个少年的棱角。

文章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eejuice.com/376.html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