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游戏评测

《死亡搁浅》评测:与水面上的现实

小岛秀夫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《死亡搁浅》,笔者已经通关了好久,一直想写一篇评测,可是这款与众不同的游戏,注定我们很难用任何词语去形容这款游戏。 这是一款极具创新的游戏,是一款脱离游戏体验过程你就无法描述…

小岛秀夫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《死亡搁浅》,笔者已经通关了好久,一直想写一篇评测,可是这款与众不同的游戏,注定我们很难用任何词语去形容这款游戏。

死亡搁浅与水面上的现实

这是一款极具创新的游戏,是一款脱离游戏体验过程你就无法描述的游戏。

云玩家看来,这就是一款走路模拟器游戏,稍稍玩过的玩家,也只会觉得,这不过是一款快递员模拟器,即使通关的我,也还在唏嘘这60个小时的游玩时间。

死亡搁浅与水面上的现实

小岛从游戏一开始就告诉玩家,你扮演的是一位快递小哥,孤立无援,唯二的高科技工具“电马儿”还被剧情杀了,为了把快递送达,在游戏前3个章节,你不得不徒步(依靠少量的工具)跨越山丘与河流。

游戏的故事背景,相对来说还是很高科技的,而各种高档的反馈机制,却对应着最最原始的工具–绳与棍。

游戏发售到现在,通过前三章的玩家(PS平台)也不过25%,足以见得,岛哥哥为了把游戏的机制代入至玩家心里,做了多少的取舍。

死亡搁浅与水面上的现实

甚至笔者在这个糟心的春节以前,也觉得,这有必要吗?就为了你小岛的个人风格,把玩家逼迫到如此的窘境。

今天(落笔的时间)是大年初四,也是笔者所在地区发布一级疫情控制的第四天,餐馆歇业,电影下架,景点关门,暂停聚餐,不能出门…每户人家都不得已呆在了家里。

刚开始时,大家都还觉得;“终于可以在家躺着就能为国家做贡献的时候了。”

慢慢的,人们发现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,疫情每日都在变化,出门必须戴口罩,尽量不与陌生人接触,不要去人多的地方…

大年春节,不能和兄弟姐妹相聚,不能和三朋四友玩耍,更不要说,去街角的咖啡店,偶遇那个TA了…

就像游戏中,我们之间的“联结”,被切断了。

死亡搁浅与水面上的现实

笔者至今也不知道,小岛是从哪得到的这种灵感,《死亡搁浅》里普通人的生活,很像现在我们的生活状况(特别是疫情严峻的地方)。

在游戏中,人与人之间互相隔离,(当然我们比游戏里好的地方就是,我们有一群沙雕网友)本来旨在联结个体的“开罗尔”网络却把世界分崩离析,部分人类在生存与生活间,做了一次微妙的选择题。

其中一部分处于关键“开罗尔”节点的人群,相当于网络中伺服器的地位,或主动,或被动的离开了人类整体的联结。

而游戏故事背景中,这种看起来很“自私”的行为,加速了整个世界的崩坏,“开罗尔”网络的建立者,布桥公司或者是U·C·A,就是阻止这场毁灭的主要角色。

死亡搁浅与水面上的现实

回到现实,假如,某个机构在去年年底足够重视当时的情况,不做出那个微妙的选择,现在的情况一定好得多,至少我们大多数还能吃着火锅唱着歌,不用等近在屏幕前的消耗物资,也不用等我们的英雄凯旋而归!

游戏中的英雄自然就是我们玩家自己了,这次我们的主角依然是处于出生就开挂的状态,在送快递途中,主角遇到过B·T,不幸的是(指B·T),越到游戏后期,我们越期待遇到B·T;还会遇到同行的竞争,不幸的是(指同行),主角有挂!同行对于玩家来说,就是一个固定的资源点(甚至主角还死不了)…

死亡搁浅与水面上的现实

就这样,玩家在送了57个小时快递后,打开接单APP,自己已经获得了好几万个赞,在出生点外随意修的跨溪大桥成了著名景点,回头看看这片满目疮痍的大陆,趟湍流,过草地,攀高崖,进雪山…这些都不算啥,因为这片土地在玩家的勤恳工作下,重新“联结”在了一起!

死亡搁浅与水面上的现实

现实可不像游戏中,最后结局时,还来一个超级大反转,强行洗白所有角色,让时辰背上这口黑锅。

在未来的某一天,疫情终会结束,脱下口罩,放下隔阂,到时,影院开门,酒吧营业,在烟花般的三月或四月里,我们迎来最后的大团圆结局!

死亡搁浅与水面上的现实

文章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eejuice.com/701.html
返回顶部